当慢餐遭遇快餐

党云峰

    提到上网,我们会说上网冲浪,属于快餐;提到文化,我们会说文化漫步,属于慢餐。慢餐如金庸笔下的高手,可以清晰说出一百零八招;快餐则如古龙笔下的高手过招,灵犀指一出,电光火石之间已分胜负。当冲浪与漫步结合、慢餐遭遇快餐、金庸对阵古龙,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商业网站旗下文化频道的现状或许会给我们一点启示。

    很多商业网站以前开设的文化频道,如今多易名为文娱频道、娱乐频道、读书频道。网络很丰满,但是文化很骨感。网站讲究浏览秒杀,文化追求敦厚积淀。网络思接千载,视通万里,以吸引眼球多者为胜,只是因为点击量可以带来广告收益。文化频道没有点击量,就没有广告,难以为继就成为常态,转身后的文娱、娱乐、读书频道只好化身标题党制造看点。你在搞这些之前得先学相声抖包袱,包袱响了就有眼球了,就有点击量了,就有广告了。

    成为文化人是个漫长的过程。当文化说我的读者在下个世纪、大有知音难觅之势的时候,网站却没耐心地在奉行三分钟原则。眼球是网络的通行证,寂寞是文化的墓志铭。当品咂遇到秒杀,难道只有落败的份儿吗?突出重围者有之,更多的是落败商场。这是网站的悲哀,还是国民的伤感?

    国人吃饭时一般都说:“请慢用。”就连歌曲里边也唱:“马儿啊,你慢些走呀慢些走,我要把这迷人的景色看个够。”当你与屏幕相看两不厌的时候,怎么可能悠然见敬亭呢?十九世纪式的缓慢造就的是文学的高峰,但如今书香已被辐射掩盖。世界或许不是在变成“平”的,而是在变成“屏”的。“屏”使一切变成二手的,包括生活,包括快乐,包括思考。梁漱溟先生说文化,“就是吾人生活所依靠之一切”,听起来,真是其大无外。但当网络肩起娱乐的闸门的时候,文化似乎变成其小无内了。人是文化的动物,文化就是生活。既然文化是永不退潮、永不落幕的,文化怎么可能没有观众呢?只是我们看文化的心情和角度不一样。

    施莱格尔说:“对于我们喜欢的,我们具备天才。”赏心第一,悦目第二,文化不仅仅是钩沉,更是当下的生活。文化是长在骨头里的赏心,娱乐只是转瞬即逝的悦目。做观众之所需,观众自然笑脸相迎;得不到好的回答,大概是提问者的提问方式出了问题。能让网友在冲浪蒙太奇面前刹住车的是真正的高人。那有谁能在冲浪的时候闲庭信步呢?谁做到了,谁就可以笑傲商场。

原载:《中国文化报》2010年06月23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144]
责任编辑:程程    编辑邮箱:wenxue@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京ICP备05084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