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成奢侈品附属 文学是否需要“奢侈”趣味?

许民彤
 

  郭敬明的新书《小时代3.0:刺金时代》日前在全国发行。记者询问郭敬明这本书的创作情况:“最近微博上流传着汇集《小时代》中你描写的各种奢侈品牌子的段子,新书中你还在继续这么做吗?”

  郭敬明回答说:“我不会刻意回避,也不会强化。欧洲很多作品都有细致描写宫廷器具的情节,《红楼梦》中也有对服装、饰品以及花瓶的大量修饰。如果这样单独抽,我也可以抽出一张列表来。现在如果我避开上海的物欲横流不写的话,那是很可笑的。我要记录下这个时代,无论是好是坏。上海让我变得务实、虚荣……”

  的确,正像郭敬明所说“没有规定说作家不能写贵的”那样,郭敬明在之前出版的《小时代2.0虚铜时代》中,便已开始把展示奢侈生活,描写奢侈趣味,作为一个文学主题了。在《小时代2.0虚铜时代》中,Prada毛衣、Lavin西服、Dior礼服、Adamo电脑……满目都是名牌,书中人物除了住在国内,简直就是国外“贵族”生活的翻版。

  这不禁让人想到当今在文学表现上的一些现象。为了迎合读者和市场的需要,文学放下高贵的身架,以越来越物化的内容,展示文学对奢侈消费、奢华生活、奢侈文化的诉求和趣味。在有的文学作品中,江诗丹顿、LV、GUCCI、Dior等奢侈品品牌的细节,是津津乐道的内容。流行的网络文学中,一些描写白领生活的作品更喜欢“植入”国际奢侈品,并大肆宣扬……

  其实,在文学中,能不能表现奢侈的文化品味,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实际上,这几年来,文学界、图书界出版了不少有关奢侈品消费、奢侈文化、奢侈享受的文化图书、学术专著和文学作品。而今天,一些人开始热衷于国际顶级私人物品、世界顶级奢侈品,社会上也掀起了奢侈品消费文化的热潮,追逐奢侈品正在成为当代的一种物质伦理精神,奢侈给人们带来了财富和享受的想象。甚至有人预测,未来几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将占据全球奢侈品消费额的首位。

  文学生活,或者说文学中所表现的内容,是一面社会的镜子,时代的各种精神、趣味也会决定着文学写作、文学内容的变化。正是这样的时代文化,文学写作开始结缘奢侈品,奢侈品消费成为文学的主要表述内容,而相关文学读物也便成为了时尚文化的符号,开始流行、走俏。

  郭敬明为什么要在文学中进行“大量的物质描写”?他认为不能“给年轻人营造出一个虚假的空间,当他真正到了残酷社会的时候,他会受到冲击。我小说中有各种人在面对物质时的反应,读者可以选择看到不一样的人”。这种文学风尚观念目前正在形成一种集体意识,人们不仅阅读奢侈品文学书,大谈奢侈品,而且购买奢侈物,并认为这是当下的一种文化观念、一种生活方式。

  的确,今天,奢侈的趣味追求有其自身的合理性。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时代,必然催生人们的欲望,而奢侈品就是这个时代和欲望的附属物。而且,多年的禁欲观念已经被打破,这必然会导致人们对奢侈物品的重新估价。而这类奢侈品文学书,不仅企图促使人们改变文学阅读的习惯,更旨在改变人们对奢侈、奢侈品的旧有观念,以证明在消费主义时代里,奢侈、奢侈品在经济哲学、伦理道德甚至美学方面的合理性、重要性。这类文学的对象,主要是那些受物化社会环境的熏陶、受商家营造的品牌世界的蛊惑、对奢侈品文学狂热追逐的读者。它所表达的思想,其实是传达一种功利的价值观,那就是成功一定是以名牌为标志的。诸如此类的价值观是扭曲的,但却树立了一个文化上的合法目标。这样的文学作品大讲许多读者不能实现的物质目标,吊足了他们的胃口,结果却变成了一种对奢侈时尚生活方式的误导。在这样的奢侈品文学中,那种直抵人的灵魂世界和心灵深处的文学精神已经荡然无存,其把奢侈品、奢侈消费作为表达的主题,充斥着奢侈品趣味,这实际上是颠覆了以往的文学的思想性、精神性、情感性和心灵性的价值和标准,使文学变成了物化的文学、消费的文学和欲望化的文学。

原载:2012-02-15 08:54:03 http://www.gmw.cn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285]
责任编辑:程程    编辑邮箱:wenxue@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京ICP备05084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