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入微博时代

张来民

 

 
在中国,由于手机的普及,以手机为主要载体的微博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与传统媒体比较,微博在传播主体、传播内容、传播形式、传播对象、传播速度、传播效果和传播范围等方面都表现出显著特征,但与传统媒体又有密切的联系,中国新的舆论机制正在形成。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如果说2010年是微博元年,那么2011年就是微博爆发年。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最近发布的统计数据,中国手机上网用户约3.5亿人,微博注册用户已超3亿人。而行业机构易观国际的分析报告则指出,201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已达4.3亿,环比增长近50%;2012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将有可能突破6亿,超过互联网用户数量。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两年前“微博”还是一个陌生的名词,如今不仅已经成为大众交流的一个新工具,而且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新媒体。无论是“7·23”温州动车特大事故,还是“让领导先飞”的宁波机场风波;无论是徒手接住高空坠落女孩的“最美妈妈”,还是饿死九旬老母的“武平公务员”;无论是微博炫富的“郭美美”还是直播开房的“蠢局长”……都是由微博最早播报,迅速引起全国的普遍关注。这种现象充分表明:中国已经进入微博时代。

自媒体时代的来临

中国的微博来源于美国的Twitter。Twitter的英文原意是一种鸟叫声,创始人认为鸟叫是短、频、快的,符合网站的内涵,因此选择了Twitter为网站名称。Twitter最初提供的服务只是用于向好友的手机发送文本信息,是一个即时通讯的社交网络及微博客服务的网站。但是,Twitter进入中国以后不仅名字变为“微博”,而且功能上也发生了本质变异。

与美国的Twitter比较,中国的微博可以嵌入多媒体,增加回复、转发等多个功能,比较符合中国人习惯。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曾说,Twitter发言短,更多的像是在报告状态,中文微博发言长,可成为个人微媒体。从用户特征来看,年轻、高学历的职业人群是微博的核心用户群体。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发布的《2011年社会心态蓝皮书》显示,男性占 63.8%,25-34岁占56.2%,大学以上学历占74%,公司职员到中层管理者接近7成。尤其是,“70 后”微博上好为人师,制造深度话题;“80 后”对微博的话题参与和活跃度较高。7成以上的微博用户,愿将微博作为获取新闻的重要平台。

微博的兴起,标志着中国自媒体时代的真正来临。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1年《舆情蓝皮书》统计,2010年138起社会舆情热点事件中,微博首次曝光的事件为22起,占比由2009年的0%上升为16%。并且,2010年大部分社会舆情事件中均有微博的介入。《舆情蓝皮书》指出,微博的兴起彻底打破了传统媒体的“专业主义壁垒”,为普通公众提供了一个更为便捷的话语表达平台。这是一个“人人都能发声,人人都可能被关注的时代”。任何人只要拥有简单的技术设备和技术知识,都可以成为传播的主体,甚至成为“公民记者”。“人人都是通讯社,个个都有麦克风”的时代已然到来。

微博由大众交流工具变异为“自媒体”与中国传统媒体的环境有着直接的关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微博流行的原因很多,根本上是社会有这个需要。微博是对传统媒介言路开放程度受到限制的补充性反弹。我们国家要建设一个和谐社会的利益共同体,承认差异,尊重不同,但这种差异和不同在话语、意见和利益的表达方面,在传统媒介上表达得并不平衡。作为一种新的传播形式,微博相对来说能够为老百姓直接掌握,因此必然会承担一些这方面的角色。喻国明认为,微博是一个新型的传播平台。“任何一种其他的传播形态都不如微博来得丰富、活跃和互动性之强”。“与过去已有的通信形式相比,微博具有革命性、划时代的意义。”

中国新的舆论机制正在形成

与传统媒体比较,微博在传播主体、传播内容、传播形式、传播对象、传播速度、传播效果和传播范围等方面都表现出显著特征,但与传统媒体又有密切的联系,中国新的舆论机制正在形成。

微博是一种大众媒体。又称“草根媒体”,在美国被称为“自媒体”(We Media)。所谓自媒体,“是普通大众经由数字科技强化、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连之后,一种开始理解普通大众如何提供与分享他们本身的事实、他们本身的新闻的途径。”这一概念由美国新闻学会谢因波曼与克里斯威理斯两位联合提出。美国著名硅谷IT专栏作家丹吉尔默给的专著名称《自媒体:草根新闻,源于大众,为了大众》讲得更为简洁明了。像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媒体人不仅要经受一定的专业教育或训练,门槛很高,而且要受到新闻宣传法规和纪律的严格约束。微博的兴起,从根本上突破了传统媒体的局限,使“媒体”仿佛一夜之间“飞入寻常百姓家”,变成了“自媒体”。微博主既是记者,又是编辑;既是传播者,又是接受者。只要能用手机发短信,就能自主地在自己的“媒体”上“织围脖”,利用互联网来传播自己的所想所思所见所闻,参与评论和转播自己感兴趣的社会新闻。过去公共议程或者热点话题均由精英和记者决定,民众只关心各自关心的问题。现在形势正在变化。微博已经在塑造公共舆论方面占据优势地位。

微博是一种原创媒体。有学者称之为“原生态传播”。“原生态是一切自然状况下的东西,没有包装,没有删减,没有夸大,没有修饰……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模式化社会,原生态往往最容易打动人!”全国人大代表、“爱国者”创始人冯军的一条微博说:“微博一大魅力就是即时感、现场感,无论是名人还是普通人,想哪写哪,到哪照哪,非常满足人的偷窥欲和猎奇欲。在微博上,你可以看到某主编坐在不是头排的某个角落,用手机拍的时装周走秀图,或者某女明星在盥洗室自拍的everyday look,这些不是杂志上永远打好灯、选好最佳角度的PS照,而是真正的生活。”正因为微博传播的是原生态的生活,真正的生活,所以有些画面不雅观,甚至不堪入目;有些话语肆无忌惮,甚至粗俗不堪。但原生态的生活就是如此。微博作为自媒体的这一突出特征,在传统媒体中是难以想像的。

微博是一种多媒体。又称“综合媒体”、“全媒体”。传统媒体传播形式相对单一,纸质媒体多由文字和图片构成,广播的传播靠声音,电视的传播主要是视频。而微博,既可以发布文字、图片,也可以发布音频、视频及网络链接等内容。这与微博的主要工具——手机有关。有学者将手机称为“第五媒体”,认为手机比电脑更普及,比报纸更互动,比电视更便携,比广播更丰富,集四大媒体的优势于一身,带来视听方式和传播模式的革命。加拿大传播学家马歇尔·麦克卢汉指出:“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讯息’,不是各个时代的传播内容,而是这个时代所使用的传播工具的性质、它所开创的可能性以及带来的社会变革。”手机所具有的多媒体性必然使传统传播格局发生深刻变革,使微博新闻更加直观、生动、立体化。

微博是一种平等媒体。传统媒体习惯分为大报和小报、党报和都市报、中央媒体和地方媒体、经营性媒体和公益性媒体,时政类媒体和非时政类媒体等等,但这一切类别或等级在微博自媒体中不复存在。每条140字,用手机、电脑随时可以传播或接受信息,这样简单的技术门槛,直接带来了“平等”的效应,带来了一个人创造的平台,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信息发布者、信息的接收者和信息的评论者。普通女孩钟如九在江西宜黄拆迁事件中,躲进厕所,用手机微博发出求救信号,引来广泛关注。钟如九也因微博一夜成名。她说,微博能让更多人听到老百姓的声音。2010年“两会”期间“抢记者录音笔”的省长并非因为他是高官,微博就保持沉默,恰恰相反,倒是一片批评声,这在传统媒体中是根本不可能的,在当地媒体中更是难以想像。总之,无论是高官还是庶民,无论是社会名流,还是普通百姓,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体,都被微博拉到了同一发言平台上。

微博是一种实时媒体。又称“先锋媒体”。作为多种媒介功能融合的产物,微博将固定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连接起来,实现了电脑与手机的终端融合,打破了传统媒体受时间与地域的限制。当突发事件发生时,微博用户通过手机就能将身边发生的事情随时、随地传播出去。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爆发的汶川大地震,7分半钟之后,这则信息就已在微博上广为传播,这一速度超越了所有的传统媒体。被称为中国“微博元年”的2010年,微博成为许多重要新闻发布的“第一时间、第一现场。”从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到后来的唐骏“学历门”事件、舟曲泥石流灾害、方舟子遇袭事件、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腾讯与360大战事件、“我爸是李刚”事件、上海高层住宅大火事件、湖南常德抢尸直播事件、周立波与网民对骂事件、三条微博计费3900元惹争议事件等等,这些突发和热点新闻,其第一手信息都源自微博,微博的实时性已使其成为众多媒体触发舆论的先锋。

微博是一种核裂变媒体,又称“病毒式媒体”。互联网有所谓的六度分割理论,认为任何一个人跟世界上另外一个人之间最多隔着六个人。在微博这样一个环境中,一个人的微博跟其他人的微博套叠,一个人群跟另外一个人群套叠,因此只要一条信息具有阶层文化兴趣利益的穿透性,就是说能激起大家的兴趣、关注,理论上说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条信息从哪个渠道出来的不再重要。这就是微博具有的爆炸性、核裂变式的传播能量,是博客和QQ难以实现的。有专家指出,很多人还不太了解微博可能带来的这种社会影响。“只要一条信息发布出去,它会像病毒一样传播,管理者不可能把所有人的微博删掉,它是现场直播,不可能事先审查,这是微博对现在新闻传播制度管制的一个很大挑战”。

微博是一种全球性媒体。互联网本来就没有国界,而作为互联网的延伸,微博的兴起更是将中国与世界连接到一个新闻舆论平台上。国际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中国人第一时间就能知晓;同样,中国发生的热点新闻,国际媒体也几乎同步传播。“这是一个观察中国正在发生什么的实时检测系统。”《纽约时报》曾这样评论中国的“微博热”。与国际媒体无缝对接正是微博与传统媒体相区别的一个不应忽视的重要特征。

当然,微博与传统媒体既有明显区别,也有密切联系。截止2010 年 9 月,新浪微博上共有110多家报纸、240多家杂志、30多家电视台、110多个电视栏目以及近70家电台注册账户,纷纷介入微博平台。一方面传统媒体利用微博获得新闻线索,开辟快捷的传播渠道,增强影响力;另一方面微博需要通过传统媒体增强公信力和权威性。2010年8月8日,19岁的重庆理工大学舟曲籍学生王凯(网民:kayne)第一时间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甘肃舟曲发生泥石流灾害的现场照片,迅速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包括新华社等在内的媒体在报道中大量引用该照片。有人统计,kayne这条微博被5355次原文转发,收到1165条评论。钟如九“女厕攻防战”的微博,如果没有《凤凰周刊》记者邓飞的救援以及全国媒体尤其是中央媒体的普遍关注,“宜黄拆迁自焚事件”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结果。正如2011年《舆情蓝皮书》所概括,由于微博的兴起,目前国内正在形成一种新的舆论形成机制,即微博率先报道,传统媒体不断跟进,通过议题互动,共同掀起舆论高潮。

“微博有风险,官员须谨慎”

在中国,由于手机的普及,以手机为主要载体的微博已经参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放眼微博世界,微博反腐、微博问政、微博办案、微博维权、微博公益、微博营销、微博打拐、微博救父、微博救狗、微博自杀、微博征婚、微博卖瓜、微博炫富、微博开房……如此等等,色彩缤纷,令人眼花缭乱,微博似乎成了无所不能的工具,“威”力无边。但是,从媒体的视角看,微博在中国的显要功能是对政府的新闻监督。2011年3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外记者见面会上指出:“当前,我以为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而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我深知国之命在人心,解决人民的怨气,实现人民的愿望就必须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近年来,随着微博的兴起,温家宝总理“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的主张正在变为现实。

微博与官场“雷语”:“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2008年10月29日晚,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纪检组长林嘉祥涉嫌猥亵女童,当女童父亲找他讲理时,他叫嚣道,“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类似林嘉祥权力傲慢的“雷语”近年来不断引爆网络。2009年6月17日,郑州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面对采访的记者,一语惊人成名:“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2011年5月24日,吉林省辽源市环保局一位局长针对员工反映的不公问题在全局大会上说:“领导就得骑马坐轿,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脸!”由于微博报道、媒体跟进和网络转载,这些“雷人雷语”每一出现,都能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质疑、批判、评论、人肉收索,甚至谩骂,不一而足。这是微博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现象。

微博与官员作风。2010年2月28日,一部被认为是广西来宾市烟草局局长韩峰的日记在网上引起极大轰动,被各大网站疯传。该日记被网友公认为是“香艳日记”,很多篇日记提及性事,并涉及几个女人。2011年6月21日,一串截图,赤裸露骨的调情语言,让溧阳市卫生局局长谢志强成为继“香艳日记”韩峰之后网络上最热门的人物——“开房局长”。作为官员,一旦醉心于情场难免滋生腐败。一部“香艳日记”牵出一桩受贿案。韩峰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而微博开房局长哪里只是调情,分明是自我举报。“微博开房门”爆红网络不到一天,中共溧阳市委召开常委会很快研究决定,撤销谢志强溧阳市卫生局党委委员、副书记职务。

微博与公务员考试。2011年10月24日14时58分58秒,天涯社区天涯论坛出现一个帖子,题目是《长治硕士公务员笔试和面试第一,仍被拒绝录用》,发帖人是山西长治人,法学硕士。帖子称:“2011年4月24日参加了山西省行政机关录用公务员考试,笔试和面试成绩都为第一,但是仍然被长治市人事局拒绝录用,理由为体检不合格,不合格原因为我患有严重的血液病。”帖子写道:“我在大学期间经常体检,从来没有血液病的病史,这次体检结束后,我又多次检查,也没有发现血液病,为什么长治市人事局竟给我查出了严重的血液病。”该贴恳请党、政府和领导来主持公道,希望广大媒体和舆论来进行监督。让我们的公务员招考越来越阳光、越来越公平。11月9日,《中国青年报》以《宋江明求职验血记》为题对帖子中所反映的问题做了深度报道。新浪网、搜狐网、网易网、腾讯网、人民网、新华网等众多网站对这篇报道进行了转载,引起网友纷纷质疑和声讨。在社会舆论的强大监督下,长治市迅速成立了以纪委牵头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宋江明事件展开调查。据《中国青年报》2012年1月1日最新报道,山西长治公务员考录违规事件中的10名责任人被严肃处理,其中,人社局副局长等被逮捕。宋江明终于被“同意录用”。

微博与干部选拔。2011年11月30日网友“琴瑟无音”在华声论坛发帖,称湖北江陵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范洁是“史上最牛县委常委”。据网帖爆料,范洁出生于1985年,自2008年本科毕业后,不到四年时间连升四次,现任江陵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滩桥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网帖发出后,范洁平步青云的仕途引发众多网友质疑。11月30日下午,湖北江陵县委组织部对此回应,“范洁毕业时以选调生的身份入职,后面通过省里的‘年轻干部成长工程’得以进入县里”,并称“范洁职务的升迁都是公开透明地进行、经得起推敲和质疑”。网友“新闻哥”在腾讯微博中评论道,2011年07月,云南拟提副厅女干部党煦燕被曝履历造假;8月,湖南娄底谭干贤被曝以假身份转干;9月,安徽青阳女官被曝"14岁工作";9月,湖北宜都提拔25岁女子任镇长;12月,湖北荆州江陵26岁女县委常委被曝4年升4次……官员过快提拔、违规提拔,今年屡见报端,你有什么看法?“铁肩侠”补充说,还有河北馆陶县29岁“最年轻县长”闫宁,陕西志丹县副县长黄华被曝3岁多上学。类似的争议越来越多,假以时日,在网民人肉下奇迹终将露出原形。加油,网民!

微博与政府决策。2011年10月11日上午11点,佛山市住建局通过官方网站发布楼市调控新政,宣布次日起放宽限购政策,对四类人群取消限购。一时间,楼市群情奋扬,网络、微博上疯狂转载,开发商、投资者们奔走相告,认为标志楼市调控触底,佛山也被誉为“限购令松绑第一城”。谁知,当天深夜23时24分佛山宣布暂缓执行。该政策“存活”时间不足12小时,被网民们称为“史上最短命楼市新政策”。

2011年10月11日,网友发帖称,湖南衡阳市司法局局长万春生在该局召开的党委会上,因“进干部”问题发生争执,大打出手。当事人廖曜中证实了纠纷确曾发生,并称将去长沙上访。万春生则没有回应冲突原因。应当说,领导干部之间闹意见,面和心不合,彼此发生争执,并不奇怪。然而,在衡阳市司法局,只因正副局长在“进干部”的问题上出现意见分歧,局长不仅听不进反对意见,反而对副局长动粗,本该示范司法文明的司法局上演“全武行”闹剧,令在场的干部目瞪口呆,也让广大纳税人也很受伤。有评论认为,局长连顶撞自己的副局长都大打出手,又怎能对普通百姓文明执法、司法?这既是对官员官德迷失与司法文明的嘲讽,也揭示了“一把手”一权独大,权力不受监督与制约的官场病灶。三天之后,即10月4日,衡阳市纪委决定对市司法局两局长冲突一事立案调查,衡阳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万春生被停职检查。

一位名为“午夜听风”的网友在微博上发出感慨:“以前,老百姓想揭黑反腐,恐怕只是上访,或找新闻媒体监督。如今,他们会得到这样的建议:去发条微博吧。”

对于公共权力,如上所述,从当权者的言谈举止,生活作风,到公共权力方方面面的运行都处于微博无处不在的监督之下。有专家认为,与传统媒体相比,微博比较像“人民战争”。传统媒体在监督权力方面受到技术和机制的制约,经常有死角和盲区,而无处不在的互联网,加上公民报道者包括微博发布者,就是努力消灭这种死角和盲区的新型社会力量。“微博,这一网络驱动型的公民参与,让滥用权力的人更加难以藏身。”无怪乎有网友提出警告:“微博有风险 官员须谨慎”!这是中国进入微博社会呈现出来的一大特点,反映了中国走向公民社会的巨大进步。

(作者系中国企业联合会信息部总编辑)

原载: 《 中华读书报 》( 2012年03月07日 05 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643]
责任编辑:程程    编辑邮箱:wenxue@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京ICP备05084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