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跨”诠释新媒时代

张颐武
 跨平台,跨群体,跨代际,跨文化。“四跨”既有新的可能性和机会,也带来了问题和困扰,给社会发展和社会管理提出新问题

 

  由于新技术和社会的发展,当下的媒体环境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些变化让公众和社会既获得新的机会,也感受了新的困扰。这也给社会管理提出了新的问题。如何在当下了解这些新的机会和困扰,适应新的环境的同时也为“善治”提供基础,需要我们面对现实,深入理解和认知当下媒体发展和社会进程所出现的变化。我以为有“四跨”值得高度关切。

  一是“跨平台”。互联网的发展早已引人注目,但现在的新变化更引发了互联网和传统媒体又一次深刻的转型和变动,就是以社交和网购为中心的新媒体所导致的传播路径和生活方式的变化。无论以信息和言论发布为核心的自媒体微博,还是类似以“圈子”交流为中心的社交网络,都是以一种虚拟的人际关系为中心的网络形态。它们引发了传播方式以及原有议题和议程设置方式的深刻转移,原来以传统媒体为中心的自上而下的传播已经转变为多中心的、发散式的传播形态平行发展,原来往往由纸媒或电子媒体引发议题并引导议程的状况发生改变,常常出现微博等引发一个议题,之后电子媒体跟进的现象。而微博等也越来越成为传统媒体人的工作平台。同时人们的文化生活和娱乐生活也发生着深刻的转变。无论是网络小说,还是网络视频形成电视剧电影的观看平台的转移和最近流行的“微电影”等新的形态都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在新媒体时代,让传播更加适应新媒体的发展,能够适应新媒体时代的社会变化,是我们必须回应的。

  二是“跨群体”。中国社会内部现在也面临着快速发展带来的利益多样化和各种群体分化的新问题。如在网络文化中出现的“草根”和“精英”,在现实中的贫与富等群体的利益差异等等都在网络之中交汇浮现,形成了纷繁复杂的舆论场。如何让这些群体和谐共存,寻求在网络文化中的跨群体的沟通、理解和融合是一个重要的课题。提升公众的幸福感,在发展的同时共同分享,也是当下媒体传播的重要目标。

  三是“跨代际”。80后、90后年轻一代已经崭露头角,对于社会和文化的影响越来越大。80后已经进入成家立业的年龄,而今年是90后第一代大学生毕业走向社会的一年。他们是独生子女,生长在中国历史上最富裕的时代,其性格和文化要求都和前几代人有所不同。他们也在近些年开始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形态,如何通过各种媒体让代际之间的紧张得以化解,让青年所面临的困扰和压力找到出口,新媒体在其间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

  四是“跨文化”。今天的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全球瞩目,在全球化的时代发挥着重要的、关键性的影响。我们都已经认识到“软实力”的发展面临着和“硬实力”尚不相称的问题。如何让新媒体在“跨文化”的传播中发挥影响,对中国的文化传播为世界所理解而发挥重要的作用,是我们面临的重大新课题。这要求我们在更加坚定地捍卫自身核心价值的同时,更加灵活地以生动的方式让世界理解中国。

  “四跨”既有新的可能性和机会,也带来了问题和困扰。它们所带来的新变化将会在未来相当长的阶段存在。这种变化会为社会带来一种“扁平化”和“发散化”的趋势,也就是原有的社会结构由于新媒体而出现直接互动和多样信息源的重要变化,这都给社会发展和社会管理提出新问题。

  (作者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原载:《 人民日报 》( 2012年05月15日 14 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551]
责任编辑:程程    编辑邮箱:wenxue@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京ICP备05084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