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时代文学编辑向何处去

文学编辑的功用变换文学编辑的未来与力量

萧晓红
 所谓“云端时代”,有学者认为,就是指以云计算为基础的新型网络时代,简而言之,就是指无处不在的终端交互界面加看不见的云端处理服务器。“云计算”概念最先由谷歌(Google)提出,指向的是一个自由平等的网络应用模式。狭义“云计算”是指IT基础设施的交付与使用模式,即通过网络以按需、易扩展的方式获得所需资源。广义“云计算”是指服务的交付与使用模式,意即通过网络以按需、易扩展的方式获得所需服务。这种服务可以是IT和软件、互联网相关的,也可以是任意其他服务,具有超大规模、虚拟化、安全可靠等独特功效。它有三大运行模式:一、基础设施即服务;二、平台即服务;三、软件即服务。由此梳理,我们不难立见云端时代精髓:服务先于一切,服务等于一切。

传统纸媒的文学编辑不敢奢望“图书当道、文学风行”的时期再临,可以坐享行业辉煌和职业尊荣。但在文学及传统出版的一片唱衰声中,是否可以重温麦克阿瑟的名言:“老战士永远不会死去,他们只会慢慢消失!”生,还是死,对于云端时代的文学编辑来说是一个无法搁置、必须回应的问题。对于这样的大考,我们是否可以从以下方面探求以寻找线索:文学存世的必要性、阅读的意义与方式、文学编辑的功用变换要求、文学传播方式的多元变革。

云端时代的文学与阅读

文学编辑在云端时代存世的可能性更多取决于文学之于云端时代存世的可能性。

文学最初由口头起自原野,载于竹简、木牍、丝帛之后,为特权阶层垄断。活字印刷术发明之后,文学因传播大利社会而得以亲近民众,创作得以繁荣,阅读得以在更大范围实现,知识阶层得以形成。现代出版业肇始以来,文学的生产与传播以空前的规模在最大程度与更多元层次上满足了人们之于文学的需求,文学及阅读的仪式感日益淡化而具有日常化的特征。

后现代思潮汹涌之下,文学没能躲过被解构的命运。事实上,文学作为所有时代与社会的形而上根据地,在任何时候都无法取缔。云端时代自不例外。可以肯定的是,人类存在有多久远,文学便会有多久远。

及至云端时代,文学的现实地图显得个性十足。藉由网络的交互功能,虚拟世界的互动哲学启示并联动了文学的生发与阅读。在新的情境之下,文学泛化的趋势再显明不过。一是文学内容物及价值的泛化,二是人人尽可为作家。姑且可以将文学的这种泛化称之文学的平民化狂欢。

我们是否可以推断:文学既能在云端时代“分外妖娆”,文学编辑便有不死的理由。比较有把握的回答是:文学编辑可以不死于云端时代,但只有顺应时代逻辑,在求变中祈求不死。

文学编辑的功用变换

如果说,文学编辑暂时逃脱了云端时代的秒杀行动,那么他们又能为自己争得多大天空?关于文学编辑生机几何的探讨显得尤其必要和迫切。文学编辑的功用既是起点,也是核心,传统功用的舍弃、留存以及新功用的开发等都需要认真盘点清楚。云端时代,文学编辑的功用有多大,生机便有多少。纸媒时代,文学编辑的功用最大在于发现与筛选。凭借专业知识、文学鉴赏力与各种渠道,编辑为读者寻到优秀作家,筛选出优秀作品。

文学在云端时代,呈现方式顿生惊天之变。这是一个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上一展文学情怀。凭借云端时代的技术支持而赋予的交互性与自主性特征,每个自媒体都获得了足够的自由。诸如发表与出版等事宜,大可在自己的平台上解决。与此同时,阅读也变得自由而随意,却离纸质图书越来越远,离文学编辑关注的版图越来越远。

当文学的自动呈现由潮流与趋势成为云端时代日渐强大的现实时,文学编辑的发现之旅启动的必要性,筛选之功实现的可能性都在成为问题。无纸化及电子化趋势让阅读无需遵从编辑的专业判断结果,点击及下载的频率无形中自行担当并实施了编选的责任与功能。

文学从生产到享用,整个过程都显现了极大的自助色彩与自主性质,较大程度上疏离了文学编辑在内容方面的专业关注与判断。显明的事实在于,在一切与文学有关的事务及活动中,自出版业开始以来让文学编辑坐大的“内容为王”的生产逻辑,被强悍地置换成了“平台为王”的服务逻辑。

文学编辑的未来与力量

由文学编辑功用的变换可知,云端时代的这场剧变颇有革命性意味。理性以对的话,我们不难发现,在这一裂变里编辑的功用会大幅衰减,却无法彻底取消。多数声音认为,纸质图书不会绝迹,只会缩减规模,且大多将以经典的品位存世并传世,同时更多元、更丰富的阅读会日渐以其他载体或终端为基础来实现。这一裂变留给文学编辑的并非是一片死地,要做的就是走出正在逐渐式微的传统领域,辨得前方未明领域蕴含的生机,寻找属于自己的未来。

置身于云端时代,首先,明确的阵地意识应当是文学编辑最紧要的素质。由云端时代的现实及趋势分析,新的文学呈现方式及阅读潮流出现以来,板块化趋势无法忽视。作为已明的境地,传统纸质图书不会消失;作为未明的境地,非纸质阅读将大行其道。其次,不同的阵地有不同的逻辑与战术,并因此要求有不同的战斗力,则是文学编辑应当明了的。

当数字化浪潮越来越汹涌之时,可以想见的是纸质图书阵地的缩微。虽然如此,作为文学编辑也可以选择在这个阵地上有所作为。要对传统图书阵地在云端时代的基本运营方式作出分析。当纸质图书在其他终端读物面前保持其传统面容与型态时,从内容的价值欣赏到装帧的艺术欣赏,以及整体设计的个性化与艺术化,都是它作为典藏品的基本质素。在这一阵地上,遵循“内容为王”的生产逻辑,顺应纸质图书由大众而小众的服务面向,文学编辑的传统功用将大放异彩。

很明显,数字化潮流下非纸质图书的阵地无边无际。文学编辑的尴尬在于被推挤到广阔天地,却无处安身。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处未明境地,却有着无限生机。文学编辑显得根基尽失,大有重塑身份的必要。倘若能够窥破云端时代的特征,将“平台为王”的服务逻辑视为应然,再来寻找立足点,路径显现就会变得不那么迷障重重了。

在云端时代,构筑及运营平台资源的力量足可盖过一切。拥有了平台,便意味着同时拥有了作者资源、内容资源、渠道资源、受众资源、媒体资源。简直可以说,“平台力”大于天。对于文学编辑来说,你的平台力有多大,你的世界便有多大。强大平台力的另一辅助力量便是“服务力”。服务力事关计算机技术及网络世界的基础设施及软件技术,事关由交互性功能而致的自由而美好的体验。

如果说文学编辑的未来在数字化潮流中,那么,平台力、服务力就是编辑的真正力量所在。它足以建构文学编辑的新身份,架构云端时代文学的新图景。

原载: 《 中华读书报 》( 2012年08月15日 06 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512]
责任编辑:程程    编辑邮箱:wenxue@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京ICP备05084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