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与网络殊途可同归

尹韵公
大约三年前,传媒界曾刮起一阵忧心忡忡的质疑风:网络狂起,纸媒的寒冬是否来临?纸媒还能存活几许?甚至有人预言,纸媒的生命顶多还有十年;但也有人表示了审慎的乐观,尽管也认可纸媒终将消亡的观点,但至少在中国仍有几十年的发展预期。

  我是同意后者看法的。几年前,当美国一批百年老报如《西雅图邮报》倒闭后,国际传媒界一片惊呼和恐慌,哀叹纸媒的冬天已经来到。我国传媒界的一些人士也因此受到感染,跟风吵嚷。其实,但凡一种新的传播技术问世,总会给传媒界带来巨大冲击。史料显示,20世纪70年代美国电视大普及的时候,美国报业就倒掉了一批百年老号的报纸;如今网络突兴,按照历史惯性的逻辑,肯定也会掀去一批报纸。新的逐渐代替旧的,新的势必超越旧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没什么奇怪的,也值不得大呼小叫,以平常心态待之即是。

  显然,客观规律也并不妨碍我们冷静而求实地分析。各国传媒界都会研究新兴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关联度,进而制定正确的传媒发展战略与策略。我们也不例外。然而,正如各国国情千差万别一样,我国的传媒国情也是既有共性的一面,又有个性的一面。那么,我国的报业面临网络风暴,能否挺住而不倒呢?总的判断是:乐观略超于悲观,机遇稍大于挑战。

  首先,纸媒发展总体态势平稳。不能不承认网络对我国纸媒业的冲击巨大,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网民人数,就是铁的事实。然而,我们同时也注意到,根据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提供的数据来看,最近几年我国报纸发行量总体没有下滑,反而略有3%的幅度上扬;中央和省级大报没有垮掉一家;有的地方报纸和行业报纸倒闭,主要不是因为市场原因而是违法受到惩治的结果。所以,我国整个纸媒业的基本面没有受损,继续保持着跳动有力的生命状态。

  其次,我国纸媒仍有发展空间。从西方发达国家纸媒发展的过程来看,纸媒发展主要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城镇化程度,二是受教育程度。先说城镇化,西方发达国家如美国、日本的城镇化都在90%以上,而我国目前的城镇化只达到50%左右。城镇化升级,就意味着信息量需求增强,而纸媒正是提供信息需求的有效载体,故城镇化的提升,是纸媒发行量上扬的助推器。再说教育化,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程度普遍较高,尤其是受大学教育程度的人数较多。反观我国现状,我们虽然普及了九年义务制教育,但国民整体教育程度仍在高中阶段;大学生人数虽然快速增长,但在人口总数中仍处于低位。传播史发展表明,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对纸媒兴趣越大,故受教育程度的人数多少,也是纸媒发行量的动力源之一。

  从以上两大因素可以看出,虽然我国经济规模已居世界第二,但我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城镇化发展仍有较大空间,教育化程度的提升仍有较大空间,这就决定了我国纸媒即使在信息化时代的条件下,仍有存活的机会和发展的机遇。我们虽然没有赶上工业化时代纸媒发展的大好时光,但我国国情至少可以保证我国纸媒继续过上一段时期“舒服安逸”的日子。不是纸媒不愿上进、不求上进,而是当今网络确实给纸媒发展增加了不小的压力和损伤。

  然而,有些现实还真是不好解释。我国某省党报发行量近年翻了一番;报业大亨默多克因《世界新闻报》倒闭不甘心而创办了一家新报纸,原计划发行200万份,没想到一发行即销售了320万份,令全球纸媒业为之一惊:莫非报业寒冬不灵?

  纸媒与网络不是各行其道的陌生人,双方可以而且能够“成婚”,实行报网结合,共同开辟新路。现在,不仅中国,而且全世界的绝大多数纸媒都开始了媒体融合的发展新征程。网络有网络的优劣,纸媒有纸媒的优劣,二者可以取长补短,充分发挥各自优势。不同的媒体好比不同的大厨,总是要给人们做出不同的美味佳肴,供人们自在选择,自由挑食。

  毫无疑问,现代信息传播技术的继续迅猛发展,还将给社会、给传媒界带来新的冲击。对纸媒而言,谋生存、求发展,肯定是一个很不轻松的话题。预测未来,说好可能说不上太好,说坏恐怕也坏不到哪儿去。


原载:《光明日报》2012年10月11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682]
责任编辑:程程    编辑邮箱:wenxue@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京ICP备05084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