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作家到写手:网络文学创作主体的角色置换

农为平
内容提要 网络文学的兴起和繁荣成为当代文学的一个重要现象,它深刻地改变了文学的创作方式和审美形态,引发了文学界的创作革命。引发这场革新的是一支浩浩荡荡的网络写作大军,他们大多数并不具备作家的资质和身份,也缺乏传统作家对社会责任的自觉担当,在创作心态、写作目的等方面与传统作家相去甚远,他们普遍追求的是一种自我宣泄、自由自在的创作境界。这种从作家向写手的角色置换,正是形成了网络文学百花竟放的自由品格的主要原因,并由此开启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平民化写作时代的文学新纪元。
关键词 作家;写作;网络写作;角色置换

 

 

 

自从网络写作出现以后,关于在网络上写作并发表作品的人是否能称之为作家这一命题就一直争论不断,至今尚无确定的答案。一个事实是,尽管网络上的作品越来越得到受众的接受和认可,影响也越来越大,但是长期以来被主流文学界拒之门外,很多正统的作家、评论家、研究者甚至对网络写手嗤之以鼻,并不认可他们的写作,更不用说承认这些网络写手是作家群体的一个部分了。

什么是作家?这一称谓在我国最早是指管理家务。如《晋书 食货志》载:“(汉)桓帝不能作家,曾无私蓄。”意思是汉桓帝没登基时过着清贫生活。因不善治家理财,才弄得没有私蓄。“作家”一词含意的转变始于唐代。据北宋李日方撰《太平广记》载:“唐宰相王好与人作碑志,有送润毫(酬金)者,误叩右丞王维门,维曰:‘大作家在那边。’”这就是唐宋时期对在文学艺术上成绩卓著者称“作家”的来由,这一含义一种沿用至今。但是,作为社会的一个特殊群体,作家的出现要远远早于唐宋,是随着文学艺术的出现而逐渐固定下来的,到了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中的很多人实际上已是作家的身份,他们著书立说,宣扬自己的观点主张,作品拥有大量的读者。这些凭文字立名的人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作家。之后,随着中国历史的发展变迁,作家成为了社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群体,在风云的起伏变化中总有他们的身影和声音。

纵观作家这个群体,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除了能写的特性之外,他们给社会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关注国家社稷、社会民生。司马迁受刑身残,却以惊人的毅力完成《史记》的撰写,其“不隐恶,不虚美”的史家笔法使中国历史大受裨益。

“作为文学创作者,第一该有的就是自己的责任。作家的责任有哪些呢?归结为一点,就是对社会负责,担当起这个社会交付给他的使命;对自己负责,说心里话,说真话。这值得所有人尤其是作家们去思考。”1这段具有代表性的话语,表明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作为一个优秀的作家所应具备的强烈的社会意识和责任感是不变的。“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这种自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作家群体中代代传承,往往也成为人们衡量一个作家优劣的重要标准。

而这样延续了几千年的价值标准已经为声势浩大的网络写手所打破。首先,从身份确认来看,网络写手绝大多数不具备作家的资质和身份,从小学生到白发苍苍的老者,从社会无业者到都市白领,从大学生到教授学者,几乎涵盖了社会的各个阶层、各种群体,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职业、不同的社会身份构成了网络写手无处不在的事实存在。在网络时代,人人都有可能成为文学的创作者。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大多数网络写手根本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素质。按照常规,作家起码具有相关的学识背景,在支撑起网络文学繁荣的众多写手中,很多人的学业背景和文学并无太大关联,中文系出身的并不占优势。在知名的网络写手中,具有开创之功的痞子蔡本人是水利系的,安妮宝贝是学经济的,写作并不是他们的职业,他们中也很少有人受到过专业的写作训练。2

其次,从创作目的和创作心态来看,网络写手的写作与传统的作家相比,已是相去甚远。谈起为什么会走上网络写作这条道路,很多人都直言是出于对文学的兴趣,也有不少人是受网络环境的影响,通过在网络上写作文字并发表来获得某种心理的满足。3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写作者对待写作的态度是轻松而具娱乐性的,他们普遍把写作当做一种生活之余的调剂和宣泄,他们关注的不是作家的社会代言人身份,不是如何使自己的作品具有鲜明的现实感,也不是试图通过写作来观照和反映社会,他们关注的仅仅是写作本身,也就是为写作而写作,与其他无关。写作与政治无关,与国计民生无关,与道德和使命无关,写作就是一种信笔涂鸦,就是一种即情渲泄,归根到底是极其私人化的行为。

这个巨大杂芜的网络写手群体就像是一群散兵游勇,他们擅长以单打独斗的形式各自为阵,以电脑为阵地、网络为媒介,乐此不疲地进行着文字的创造工作,丰富着当代文学的形式和内容。这样的景观在几千年的中国文学发展历程中绝对是前所未有的。由于较少受到各种写作规范的制约,也由于中文专业系统知识的缺乏或仅是一知半解,他们的文学观念显得多元而自由,对写作的认识更多趋向于一种个体的认识和体验。他们很少背负传统作家的道义感和责任感,对文学长久以来和政治、社会等的血肉相连关系无深刻认识,写作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件极其个人化的娱乐方式,他们把文字的敲击只纯粹作为消遣的游戏,因此,作家长久以来所具备并引以为荣的社会责任感在这里发生了断裂,意义被娱乐所消解,作家社会代言人的身份也被置换为一种自娱且娱人的功能。网络写手作家身份的消解,标志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平民写作时代的来临。

 

 

注释:

1.段耀新.作家的责任《常州晚报》.2008.1.26.

2.舒晋瑜.沙子不是吹出来的[N.《中华读书报》.2002320.

3.宋晖.赖大仁.文学生产的麦当劳化和网络化[J].《文艺评论》,2000,(5.2632.

参考文献:

[1]欧阳友权.网络文学概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1.

[2]韦琴琴等.网络文学的兴起与发展刍议[A. 西部大开发 科教先行与可持续发展——中国科协2000年学术年会文集[C];2000

[3]宋晖、赖大仁.文学生产的麦当劳化和网络化[J].《文艺评论》,200005.

[4]谢家浩. 网络文学研究[D].苏州大学.2002.

[5]姜英.网络文学的价值 [D].四川大学.2003.

原载:《大众文艺》2011年第14期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434]
责任编辑:程程    编辑邮箱:wenxue@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京ICP备05084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