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传统与数字化十字路口的出版业——读《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学》

吴申伦 高桂芳

  说起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人们难免会有这样的刻板印象:在传统出版的世界里,书店里偌大的书架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纸质图书,人们从街边报刊亭购买报纸杂志,书案旁编辑们在埋头审校纸质的书稿;而在数字出版的世界里,读者在网上阅读小说,从电商平台上购买电子书,儿童读物变成了平板电脑上会动、会说话的童话故事。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产业形态。然而世上没有无源之水,数字出版亦不是凭空而建的空中楼阁,它与传统出版一脉相承,又以数字技术组建起新的骨架。当下的中国出版业,正站在传统与数字化的十字路口,被“何去何从”这一问题反复地拷问着。融合传统与数字出版视角的《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学》一书,试图消解人们对于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的误解,也冀望像风浪中的灯塔一样,为传统出版业前路带来一缕光明。

    《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学》摈弃了以往出版学著作相对单一的概述式总论,以横向铺开、纵向深入的方式,专题式、立体化地向读者娓娓道来,从出版之溯源讲到数字出版。在书中,宏观的出版学基础知识、出版产业,中观的出版行政管理、著作权和版权保护,微观的出版流程、出版物生产、出版营销,组成一幅横向的学科地图,每一章除了讲述传统出版的理论知识,均纵向深入分析各个领域在数字化背景下的嬗变,“数字化视角始终是贯穿于本书的主线”。全书的最后是“数字出版务实”一章,不仅梳理了数字出版的概念、形态变迁和产业特征,而且创新性地归纳了数据库、网络学习平台、手机出版、网络出版、基于移动阅读终端的数字内容出版、按需出版等发展模式,这既是对“数字时代”主题的回应,也是对出版未来的召唤。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陈洁教授在多年的教学科研中深感国内出版学教学重学理、轻实践,课堂教学缺乏数字时代的新鲜案例和引导式阅读的流弊,将所思所得整理成《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学》一书。本书面向大众读者和专业读者,关于国内外出版产业实际状况的写真式描述和循序渐进的启发式阐述,是其最大的写作特色。本书立足于国际视角,介绍了培生集团、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团、贝塔斯曼集团、麦格劳·希尔集团等国外大型出版集团的运作模式,作为我国出版企业学习的范例,还将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的出版行政管理制度与我国出版管理制度进行了对比分析,同时援引国内盛大文学、豆瓣阅读、天涯论坛等新兴数字出版商的发展案例,深度剖析了数字化转型中的传统出版行业现状。书中“出版溯源”“学习出版学与走进出版人”“出版史掠影”“出版史上的编辑家”等内容与出版学基本知识的简化结合,引起读者的强烈兴趣,由此进入后部分章节的深入学习和阅读。一般读者可以了解传统模式下一本书是如何诞生的,也可以大观数字出版动态;出版学专业学生可以此作为学科参阅,也可以视之为出版学前沿的学术参考。

    之所以没有写《数字出版学》,是因为作者坚信,“我们也应深入思考传统出版业的发展”。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是不可割裂的,《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学》一书试图做到对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的兼顾。本书在进一步论证出版的社会文化和经济属性的基础上,分析了出版的产业化以及现代出版业品牌化、集团化的特征。为了便于一般读者和出版领域的入门者熟悉和了解出版业的整体情况,书中不仅详细解释了码洋、实洋、印张、色令等基础概念,而且探讨了出版单位内部的组织管理、市场管理,国家对出版的法律管理、出版物管理和选题管理。作者更是不惜笔墨深度剖析了一本书是如何经由选题策划、审批、约稿、组稿、编辑、校对、排版、设计、印制、定价、发行,最终以装帧精美、排版整洁、内容丰富的形象到达读者手中的。

    作者认为,信息化正在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社会的面貌,数字技术在渗透到社会生活诸多方面的同时,也为出版行业注入了新的元素:网络文学、博客,百兆(甚至千兆)宽带、4G(最新的有4G+)移动网络,以手机、电子阅读器和平板电脑为载体的移动终端,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和计算机的普及,使出版的内容、形式、载体、手段和阅读群体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激变。出版物的数字化、多媒体化,发行藉由网络实现,阅读方式变得更快速、碎片,出版社的内部管理也日益体现出数字化、系统化和现代科技的种种特征。

    “数字出版环境下出版流程演变”“数字内容”“数字出版资源的建设与整合”“数字印刷技术、按需印刷与个人出版”,以及“数字时代的出版营销”等章节内容的结构安排,正是作者基于数字化时代长期学术思考的理论结晶。读者在新旧交错的阅读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数字出版犹如传统出版这片古老土地上空飘下的种子,它将吸收传统出版厚重土壤的养分,长成参天大树。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传统出版单位掌握大量出版资源,是数字出版产业链中重要的内容提供商。与此同时,传统出版本身也在紧紧抓住数字化的春风,向数字出版靠拢,特别是国内不少传统出版单位正在积极谋求数字化转型。

    书中处处闪现作者对数字出版的独到见地。例如,对数字出版的界定,作者认为“数字出版不仅仅是存储媒介的数字化,也不仅仅是某些出版流程的数字化,而是包括媒介、出版流程、消费方式、信息反馈等一系列与出版活动有关的元素和环节的数字化”。再如,对出版理念的理解,作者认为数字出版过程中,“最突出的理念就是平等、自由、开放与共享”。

    尽管作者自觉本书尚留有遗憾,然而瑕不掩瑜,《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学》为读者架起了一座认识出版学从传统向数字化嬗变的桥梁,为当前我国出版实践和出版学理论研究提供了有益借鉴。有文明的地方就有知识,有知识的地方就有阅读,有阅读的地方就有出版,出版之所指,文明之所向。站在传统与数字化十字路口的,不仅仅是出版业,也是我们每一个缔造着文明的读者。

    《数字化时代的出版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11月第一版,定价:38.00元

    (吴申伦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博士研究生;高桂芳北京大学出版社副编审、管理学博士)

原载: 《 中华读书报 》( 2015年09月02日 19 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7074]
责任编辑:程程    编辑邮箱:wenxue@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京ICP备05084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