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透视转型期农村家庭问题
2022-04-01 来源:《社科院专刊》2022年4月1日总第599期 作者:余格格
分享到:

  本报讯 3月2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性别与家庭社会学研究室主办的线上家庭云沙龙举办,主题为“转型期农村家庭问题透视”。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李永萍老师应邀分享了其新著《流变的家庭》的主要内容。

  当下中国是一个转型中的社会,由于现代化和市场化力量的发展,传统的制度、观念与生活方式遭到了冲击,而这股转变的力量渗入中国农村,对农村家庭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此次报告正是基于转型期中国的背景,从婚丧嫁娶、后代教养、代际关系和家庭结构等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把握变迁中的农村家庭问题。

  李永萍采用了区域差异的视角,根据农村家庭存在的区域差异提炼出不同的理想型。区域差异的视角可以构成思考和问题意识的来源,也能够揭示现象背后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农村家庭主要有三种区域理想型,基于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可以划分出东、中、西三个范畴,而根据村庄社会性质和村庄发育程度的不同,可以划分为华南宗族性村庄、华北小亲族村庄和中部原子化村庄。延续这一脉络,通过具体阐述彩礼问题和“光棍”问题及其区域差异,李永萍提出,彩礼额度和彩礼归属都存在区域差异,造成其差异的主要有三大维度,一是代际责任的厚重程度,二是彩礼的归属,三是婚姻市场的开放程度。造成“光棍”问题的因素除却宏观的人口性别结构之外,还有家庭内部父代对子代婚姻的支持度以及村庄社会对“光棍”的接纳度。“老实人光棍”背后是婚配能力、婚姻追求、婚配模式和婚姻权力的变化。

  作为家庭关系变迁的背景,中国农村呈现了家庭少子化、家庭关系简单化、家庭资源充裕化以及智能手机普及化的现象,而且女性地位得到了提升。农村代际关系的变化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代际矛盾从资源争夺变为价值冲突,二是家庭治理术从“平衡术”转为“交往术”,三是代际关系从“伦理主导”转向“情感主导”。李永萍将新时代农村代际关系概括为一种“亲密有间”的代际关系,家庭伦理和情感发生了分流,情感获得了自主表达空间的同时,代际也保持着基本的距离和界限,代际互动也显现出日常性和多元化的特点。与代际关系变化相应的是姻亲关系的变化,日益常见的女儿养老现象是女儿角色转变的体现之一,女儿从“外人”成为“自己人”的角色变迁内在于家庭转型过程。

  通过考量家庭的功能性质,李永萍提出当今农村出现了围绕着儿童教养组织的新型家庭形态。这种新的家庭形态就是以“半工半耕”和“老漂家庭”为典型的“新三代家庭”,这是一种功能性、发展型的家庭,旨在通过有效的家庭分工和代际资源整合,实现家庭资源积累的最大化。这种家庭形态重塑了不平衡的家庭伦理,家庭资源向下一代集中,强化了父代对子代的伦理责任,却弱化了子代对父代的伦理反馈。而现代家庭的头等大事其实是儿童教养,农民家庭越来越重视对子女教育的经济投入和时间投入,基于育儿环境和社会系统整体变动的背景,出现了亲代陪读和农民家庭形态的变化。李永萍提出了“一家三制”的概念,也就是家庭为了更好完成教育功能进行了重新分工,将家庭成员拆分在农村、县乡和城市三个空间,分别发挥养老、教育和资源积累的功能。借助这个概念,可以理解教育城镇化背景下农民家庭的策略调适,同样也可以帮助人们反思城乡关系。

  (余格格)

责任编辑: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