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近代农户的劳动配置问题
2022-04-15 来源:《社科院专刊》2022年4月15日总第600期 作者:王一鸣 马国英
分享到:

  本报讯 4月1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史的理论与方法”名家讲坛在京召开。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彭凯翔应邀作题为“‘维生’与‘治生’:近代农户的劳动配置问题”的报告。

  报告指出,在理解农户选择时,何时用“治生”或“维生”来表达经济模式更合适,关键点在于“劳动远未充分利用”的假设是否成立。劳动是否得到充分利用的直接经验证据不是太多,而且可能存在矛盾之处,但可大致判断出近代农户很多时候处于劳动投入比较密集的“终岁勤动”状态。理论和实证方面对理解这一现象存在分歧,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其与西方的“勤勉革命”类似,一种认为是“内卷/过密”化。

  彭凯翔提出,当前学术界利用卜凯、满铁、“无保”等调查进行了一系列实证研究,以检验不同的假说,进而理解近代农户的劳动资源配置状况。但是综合而言,对农户效率的检验存在一系列理论和方法上的问题。从经验证据看,因为农业涉及主业和副业等不同类型的复杂劳动,劳动生产率作为平均产出的标准具有片面性。从理论上看,边际产出可能是比劳动生产率与效率关系更紧密的一个指标,需要考量农户的生产函数、生产前沿和技术异质性下的识别等问题。从数据方面看,卜凯数据在“等谷物产量”折算、作物产量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较大,但覆盖区域比较多样,对各种要素的调查比较细致。

  为解决上述农户生产函数等方面的问题,彭凯翔尝试将分析转移到投入上来,进行可分性检验,将农户分为效用最大化的消费者和利润最大化的生产者,在此基础上考量农户劳动配置问题。用利润最大化还是“维生”的目标函数来讨论农户问题,涉及“形式主义”和“实体主义”之间的争论,焦点在于可分性成立与否,关键在于要素市场是否完备。

  彭凯翔提出,要素市场不完备的确会带来不可分,但并不是只有要素市场不完备才会带来不可分性。仅仅不可分并不意味着农户的劳动是没有效率的。因此,通过是否可分来检验农户配置的效率问题是不成立的,彭凯翔转而从要素投入本身入手来讨论配置问题。他还从20世纪30年代的特殊情形与一般性方面论述了沿海和内地的分化、地主和农户的分化、自然灾害的冲击等,对个体差异方面的分析进行了深入拓展。

  彭凯翔总结认为,农户劳动配置的交易成本并不高,雇佣劳动的农户并不存在严重的投入不足,劳动自给的农户也未陷入严重的“隐性失业”,副业起了重要作用,它使交易成本削减一半。农户间的个体差异更为重要,如果“治生”是一个非常精细的经营问题,那么个体在禀赋和人力资本方面的差异需要注意。20世纪30年代可能是一个分化的时代,个体在分化中差距会拉大,并且理解这个年代可能需要跳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角度。

  与会人员从研究思路、研究方法、研究结论等方面,以及数据的收集、对宏观背景的把握等角度对近代农户的劳动配置问题进行了进一步解读,并就一些研究细节问题与彭凯翔进行了深入交流。

  活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室、《中国经济史研究》编辑部承办。

  (王一鸣 马国英)

责任编辑: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