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欧洲所郭灵凤:欧洲学校教育面临的挑战与前景


2019年03月01日 09:43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3月1日总第470期     作者:郭灵凤(欧洲研究所)

  今天的欧洲教育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科技发展、全球化潮流都影响着未来教育的走向。教育无疑是经济、社会、科技、文化发展的一面镜子。

  首先,信息技术、知识经济、人工智能等科学技术需求的转变,对国际人才储备构成了挑战。今天的学生在学校掌握的知识是否与未来的劳动力市场需求匹配?也就是说,今天的学校学习是有效的吗?

  其次,大范围甚至大规模的国际、国内移民,使欧洲国家人口构成中的种族成分越来越复杂。欧洲各国学校不得不面对多元文化的挑战,必须有能力应对来自不同文化和语言背景的学生及其家庭。多元文化冲突在学校教育领域表现得比其他领域更为突出。

  再次是教育公平问题。全球化发展伴随着地区发展不平衡的加剧,而且这种地区差距在互联网和新媒体时代更容易凸显出来。

  没有一种完美的教育制度能完全回应这些挑战。欧洲各国的教育部门决策者、学校教师、教育研究者、家庭和学生都在反思、改革、试错中寻找通往未来的出路。

  技术助力教育发展

  当我们畅想未来的时候,技术是关键因素之一。互联网信息技术、数字媒体、AR人工智能突破了空间、时间的限制,使人类历史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其意义不亚于造纸术、印刷术的发明对人类文明传播、交流的影响。“没有围墙的教室”正在成为现实。学生们可以在互联网上便利地获取研究资料、利用优秀的教育软件按照自己的步调安排学习,也可以选择大学的网络课程,并与远在千里之外的同学讨论同一个热点话题。远程教育的概念延伸了,其不仅仅是原来意义上的通讯教育培训,而是涵盖了网络直播课程和乡村学校教师线上培训等更为丰富的内容。在高等教育领域,让学生、科研人员和教育机构之间实现全球性合作的机会越来越多。技术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促进了教育公平和教育发展。

  在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帮助下,理想中的未来学校是个智慧校园。未来的学校没有围墙,它是社区学习中心,是全世界的资讯连接点。它包容妇女、女童、残疾人、老人、新移民等各种人群,并且为一个人的成长发展提供终生学习的机会。同时,未来学校还将吸纳社会上各种各样丰富的资源,与社会最新的发展变化保持畅通交流。未来的学校“以社会为课堂”,以全世界为校园。

  重回人文主义教育

  但是,技术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制造了新的更为棘手的问题。当前,人工智能的发展是热点中的热点。人们一边热衷于讨论万物互联、AR技术,一边担心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包揽未来的一切工作。未来,哪些工作不会被机器人取代?人们对未来劳动力市场进行讨论,同时也就是在对当下的学校教育进行反思。

  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以下简称《报告》),为世界教育未来的发展指出了方向。《报告》提出,“教育应该以人文主义为基础,以尊重生命和人类尊严、权利平等、社会正义、文化多样性、国际团结和为可持续的未来承担共同责任”。《报告》批判了人力资本理论体现的功利主义和工具主义价值观,重新回到了人文主义价值观。《报告》强调经济发展必须遵从环境管理的指导,必须服从人们对于和平、包容与社会正义的关注。在《报告》序言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坚信:“教育是可持续发展目标全球综合框架的关键。教育是人类努力适应变化、改造我们生活其中的世界的核心。”

  中国学者也有类似的观点。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认为,要想用人类智能战胜人工智能,必须“坚守人文主义的价值和立场”。他在LIFE教育创新会议主题演讲中引用了苹果公司CEO库克的一句话:“我不担心机器会像人一样思考,而担心人会像机器一样思考。”人类优于机器人的特点是什么?是比试解题的速度和难度吗?重新认识教育的本质迫在眉睫。

  重回人文主义教育,未来教育注定不能仅仅是“一块屏幕”能解决所有问题。学校教育是社会学习(学会做人和学会生存)的重要组成部分。“学习不应只是个人的事情,作为一种社会经验,需要与他人共同学习,以及通过与同伴和老师进行讨论及辩论的方式来学习。”师生之间、学生之间的面对面互动交流必不可少。教师的作用仍然举足轻重,他们是学生认知世界、人格养成过程中的必不可少的陪伴者、影响者和激励者。

  在教育中倡导文化多样性

  公民教育对于民族国家的构建具有重要意义,关系到民族认同和共同体意识的形成。但是,由于国际移民潮、难民危机的影响,欧洲各国出现了不同种族、宗教文化对民族国家公民身份的挑战。同时,全球化创造出了像欧洲联盟这样超越民族国家的新型国际组织,正在促成超越民族国家界限的新的身份认同和动员模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文化多样性的积极倡导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1年发布了《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2005年出台了《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为缔约国文化政策奠定了理论基石和执行原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报告》中也提出,移民“在丰富教育系统、工作场所和社会中的文化多样性”。然而,尽管文化多样性是丰富生活的源泉,但是“基于身份的政治动员的兴起,给世界各地的社会融合带来了严峻的挑战”,文化多样性也会引起社会矛盾冲突。

  面对种族、宗教等方面的冲突,新的政治话语也纷纷出现,开始挑战多元文化主义。如欧洲文化保守主义者提出“主导文化”概念,作为反对多元文化主义的理论资源。其核心就是反思“我们是谁”,以此重新塑造坚实的国家认同,引发了欧洲各国对民族国家认同、民众共同生活基础和移民融合原则的深入讨论。

  保护文化多样性与保护生物物种多样性一样,是避免丰富多彩的人类文明消亡的必要措施。继承、学习优秀的本民族文化传统,尊重各民族的文化传统,世界各民族之间互相学习、交流、融合,是人类文明发展的趋势。这正是费孝通先生倡导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境界。

  但是,如何在保护文化多样性的同时,避免文化冲突?《报告》给出的一个答案是“促进全球公民责任意识和团结”。学校教育的责任是培育未来公民“与当地及国家的社会、文化和政治环境共命运的意识,以及全人类休戚与共的精神”。倡导文化多样性,可以让学生接触到多种多样的观点和异彩纷呈的世界,同时人类社会总体的发展高于种族、宗教的冲突。出于个人对社区的责任意识,未来的公民必须积极“参与到地方、国家及全球层面的社会行动中来”。

  “多样性中的一致性”一直是欧盟文化政策追求的目标。提高欧洲公民的文化活动参与度,成为欧盟未来文化工作的重点。欧盟通过欧洲文化遗产年、“欧洲记忆”“城镇联盟”等一系列活动促进欧洲公民对欧盟的了解,增强对欧洲共同历史文化和价值观的理解。

  总之,欧洲学校教育的目标就是塑造未来欧洲公民乃至世界公民。未来的教育不仅传授学习技能,还倡导尊重生命和人格尊严的价值观。未来的世界公民追求个性化发展和创造性、“追求真善美和幸福人生”。未来的教育不仅仅是儿童和青少年的教育,还是公民的终生教育,是全方位灵活方式的教育。

  教育是全人类共同努力的事业。教育是人类的“共同利益”。没有一种教育体制是一成不变的。世界各国在各自的道路上探索最适合本国的发展道路,也在互相学习、借鉴发展中的有益经验,教育领域也是如此。世界各国都在积极进行教育改革。世界各地的学校正在为未来的世界培养合格的世界公民,而未来学校必将影响全人类的发展。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