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联合国视域下的性别与全球治理研究
2022-03-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年3月17日总第2369期 作者:李东燕
分享到:

  随着全球治理概念和全球治理研究的兴起,特别是联合国有关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全球议程目标的确立,将性别和女性问题纳入全球治理研究也日渐流行。

  将性别问题纳入全球治理研究及联合国的推动。在全球治理研究兴起后,从事性别与国际关系、性别与全球政治等研究的学者很自然地将性别与全球治理研究联系起来,之前有关性别与国际关系的教科书也添加了性别与全球治理的章节。围绕性别与全球治理的研究呈现出三大视角,即性别与全球治理、全球治理中的性别、性别问题的全球治理,综合性教科书或著作通常将基于这三种视角的讨论包括其中。相关研究试图从不同视角探讨性别与全球治理的关系,涉及性别如何影响全球治理机制和进程,如何重塑全球治理的权力结构和秩序,女性如何将自己融入全球治理,以及全球治理可能对女权主义政治思想和实践带来怎样的影响等一系列问题。性别既是全球治理研究的一种视角,也是全球治理研究的对象。

  作为最大的全球组织,联合国成为全球治理研究的一大焦点。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来自发达国家国际智库的研究报告致力于将性别和妇女问题提上联合国的机构改革和全球议程。例如,1994年全球治理委员会报告提出,联合国改革需要“将妇女置于中心地位”“置于全球级政治议程”,并将“性别平等”作为联合国全球治理的价值原则。联合国也陆续确立了旨在促进性别平等、妇女赋权、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的全球议程原则和目标,并将“性别主流化”作为联合国提高性别平等的一项全球性战略。

  联合国的全球治理角色使联合国组织及其全球议程成为性别和全球治理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成为将性别纳入全球治理研究的推动力。在现有关于性别与全球治理的研究成果中,针对联合国机构及其全球议程的研究占据很大部分。梅耶和普吕格尔1999年编辑出版的《全球治理中的性别政治》一书,讨论了性别、妇女与全球治理的相关问题。联合国关于“性别主流化”的概念和实践,也成为全球治理研究中的一个“主流化”论题。

  覆盖可持续发展各领域的性别与全球治理研究。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涵盖经济、社会和环境三大领域的“可持续发展”成为联合国全球发展的核心理念和议程目标,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在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占有突出地位。受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推动,性别和全球治理研究向更广泛的领域扩展,“性别视角”也被视为可持续发展分析中最具前瞻性和社会公正性的方法之一。相关研究大多从积极方面论证性别与可持续发展和全球治理之间相互影响、密不可分的关系,论证妇女在全球决策和全球问题解决方面的重要性。一些研究试图探讨性别平等、妇女赋权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关系,评估各类行为体在可持续发展领域实现性别主流化、妇女经济赋权方面的表现。

  国际智库的研究则侧重评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性别相关目标的执行情况,为进一步推动联合国的性别和妇女议程献计献策。2008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就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与性别工作提出一份研究报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广泛,有关性别和全球治理的研究也延伸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各个领域。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确立了与妇女相关的公共卫生和健康目标,加上埃博拉病毒和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性别与全球公共卫生治理也成为当下学界和智库的一大研究热点。

  安理会1325号决议推动妇女与全球安全治理研究。2000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1325 (2000)号决议首次确立了联合国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问题的基本原则和框架,将冲突中和冲突后对妇女权益的保护以及妇女在预防冲突、建设和平、维持和平中至关重要的作用纳入安理会决议。

  一类研究成果侧重考察1325号决议在联合国维持和平、建设和平和冲突解决中的实践和前景,评估联合国机构在推动1325号决议方面的作用。另一类成果重点关注1325号决议在国家层面的贯彻和执行情况,分析1325号决议在国家层面的扩散模式,包括影响国家贯彻1325号决议的各种因素以及各国执行决议的动机和政策。大量研究以非洲冲突国家为案例,讨论性别与冲突解决和建设和平之间的关系,考察性别主流化和1325号决议的贯彻情况。多数研究成果肯定了1325号决议在执行过程中取得的进展,同时也论证了仍然面临的差距和挑战。

  性别与全球治理:针对不同行为体的研究。包括全球不同行为体参与的国际合作和全球伙伴关系是联合国全球治理的一项重要原则和举措,性别与全球治理研究也将联合国各机构和其他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及跨国公司在性别主流化和促进性别平等、妇女赋权目标方面的作用作为研究对象。

  波拉克和哈夫纳伯顿的《全球治理中的性别主流化》是这类研究的一项典型成果。鉴于联合国发展议程将经济和发展领域的妇女赋权作为全球议程目标,许多研究试图探讨企业在促进妇女赋权方面的作用。例如,列克维的《女权主义、企业社会责任和全球治理:妇女赋权原则案例》就是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以妇女为代表的非政府组织在制定全球议程、推动全球议程目标实现方面的作用也是性别与全球治理研究的热点。卡伦·加纳所著《制定全球妇女议程:妇女非政府组织和全球治理》是其中一项很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成果。

  近10年来中国的全球治理研究迅速兴起,成为学界和智库研究的一大热点,涌现出大量研究成果,但中国的全球治理研究仍然缺少对性别和妇女问题的关注。在外交实践中,中国支持联合国在全球治理中发挥主导作用,支持联合国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全球可持续发展议程目标。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大会纪念北京世界妇女大会25周年高级别会议上提出,“加快实现性别平等、促进全球妇女事业发展”。因此,无论是理论建构还是政策研究,进一步将性别和妇女议题纳入中国的全球治理研究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和拓展空间。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