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
2022-02-08 来源:《红旗文稿》2022/2 作者:崔唯航
分享到:

  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更好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统一起来,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续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篇章。”这对于在新时代条件下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持续开辟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坚持与发展相统一,续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篇章的根本所在 

  判断一种理论是否具有强大生命力,其标准不仅在于概念体系是否足够系统完备,逻辑推演是否足够严密精准,更在于是否能够准确捕捉到时代的脉搏和社会实践的本质,是否能够为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指明方向,成为时代精神的坐标,人民群众的行动指南,简言之,是否能够在为人类求解放的伟大实践中发挥强大思想指引力量。就此而言,没有一种理论能够和马克思主义相提并论,没有一种理论能够像马克思主义那样牢牢占据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成为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认识世界、把握规律、追求真理、改造世界的强大思想武器。

  必须毫不动摇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马克思主义是迄今为止最科学、最严整、最有生命力的理论体系。我们党从诞生之日起,就把马克思主义确立为自己的指导思想。100年来,党领导人民取得的每一个胜利,都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指导。只有毫不动摇坚持和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我们才能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根据。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党和人民事业不断发展的参天大树之根本,就是我们党和人民不断奋进的万里长河之泉源。背离或放弃马克思主义,我们党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必须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统一起来。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明确宣布,他们的学说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必须随着实践的变化而发展。马克思强调:“我们不想教条式地预料未来,而只是希望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恩格斯指出:“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马克思主义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开辟了通往真理的道路。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理论,始终站在时代前列,始终以社会实践为依据和准绳。社会实践总是在不断变化之中,这种变化的剧烈和深刻,一百多年来达到了前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因此,马克思主义必然随着时代和实践的变化而不断发展,不可能一成不变。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面对快速变化的社会实践,如果墨守成规、思想僵化,没有理论创新的勇气,不能科学回答中国之问、世界之问、人民之问、时代之问,不仅党和国家事业无法继续前进,马克思主义也会失去生命力、说服力。

  100年前,我们党的创立者们从众多思潮中历史性地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但如何在一个落后的东方大国进行革命继而进行建设、改革,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找不到可以直接拿来就用的现成答案,在人类发展历程中也没有可以移植过来的现成经验。如果没有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没有超越“本本”的理论勇气,没有结合实践的理论创新,那么,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就难以想象。毛泽东同志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时候曾经说过:“马克思这些老祖宗的书,必须读,他们的基本原理必须遵守,这是第一。但是,任何国家的共产党,任何国家的思想界,都要创造新的理论,写出新的著作,产生自己的理论家,来为当前的政治服务,单靠老祖宗是不行的。”邓小平同志也说过:“绝不能要求马克思为解决他去世之后上百年、几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列宁同样也不能承担为他去世以后五十年、一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的任务。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100年来,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领导中国人民克服一系列艰难险阻,在一次次求索、一次次挫折、一次次开拓中完成中国其他各种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根本在于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统一起来,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

  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续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篇章的关键所在 

  马克思主义是实践的理论,指引着人们改造世界的自觉行动。实践性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区别于其他理论的显著特征。马克思说:“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引向神秘主义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种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恩格斯指出,“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马克思主义不是书斋里的学问,不会醉心于象牙塔内的寻章摘句,不会满足于脱离实际的高谈阔论,它是为了改变人民历史命运而创立的,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形成的,也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丰富和发展的,一句话,马克思主义始终与时代和实践同行并进。

  1942年2月,毛泽东同志在中共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提出一个重要命题,“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中国革命实际,怎样互相联系呢?拿一句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有的放矢’。‘矢’就是箭,‘的’就是靶,放箭要对准靶。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的关系,就是箭和靶的关系”。“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箭,必须用了去射中国革命之的”。2022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两次重要讲话,前后相隔80年,其间风云变幻,但强调的道理始终如一、一以贯之,那就是必须把理论同实践结合起来,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结合起来。离开中国具体实践,空谈马克思主义没有意义。试想一个人手中拿着一支箭搓来搓去,不停地说:“好箭!好箭!”却不愿意或不会把箭放出去。这样的人,不是一个好的射手,也不是一个真正懂箭的人,再好的箭在他手中,都只能像博物馆中陈列的青铜器一样,仅仅具有历史和鉴赏的价值,而不能发挥箭之功能,不能让箭作为箭而存在。对此,毛泽东同志指出:“这样的人就是古董鉴赏家,几乎和革命不发生关系。”“对于理论脱离实际的人,提议取消他的‘理论家’的资格。只有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来研究实际问题、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才算实际的理论家”。这意味着,任何孤立地、静止地对待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和鲜活生动的社会现实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的做法,都是错误的,都没有出路。

  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马克思主义从来都不是一个抽象空洞的理论学说,而是一支可以运用于实践、解决现实问题的锋利之“箭”。中国共产党人是高超的“射手”,不断用马克思主义之“箭”去射中国现实之“的”,从而打开了中国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的一个又一个关节点,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新境界。我们党的百年奋斗史揭示了一个道理:马克思主义能不能在实践中发挥作用,关键在于能否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结合起来。什么时候结合好了,我们的事业就蓬勃发展,就不断取得胜利;什么时候结合不好,我们的事业就要走弯路,就要经历曲折坎坷。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归根到底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行。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行,就在于党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并用以指导实践。

  历史与未来相统一,续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篇章的希望所在 

  一个民族要走在时代前列,就一刻不能没有理论思维,一刻不能没有正确思想指引。我们党践行初心使命,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千秋伟业而不懈奋斗,一刻都不能没有理论思维,一刻都不能没有正确思想指引。

  我们党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用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引领伟大实践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新境界的历史。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党创立了毛泽东思想,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结合新的实际丰富和发展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我们党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党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中华文化和中国精神的时代精华,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的飞跃。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真理性在中国得到充分检验,马克思主义的人民性和实践性在中国得到充分贯彻,马克思主义的开放性和时代性在中国得到充分彰显。

  展望未来,当代中国正在经历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创新创造,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之重、矛盾风险挑战之多、治国理政考验之大都前所未有,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变化前所未有,提出了大量亟待回答的理论和实践课题。我们要准确把握时代大势,勇于站在人类发展前沿,聆听人民心声,回应现实需要,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守正创新,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续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篇章,让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放射出更加璀璨的真理光芒。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责任编辑:崔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