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美国主导的北约东扩与欧洲的悲剧
2022-04-21 来源:《光明日报》(2022年04月20日 12版) 作者:王昱廷
分享到:

  在国际事务中搞“双重标准”一直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惯用伎俩,而俄乌冲突的发生既是乌克兰的悲剧,也是欧洲的悲剧,其背后是以美国主导的北约在地缘政治上的阴谋。

  “北约东扩”是祸根 

  冷战结束后,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美国的变化。为适应这一形势,1999年4月23日,北约华盛顿首脑会议通过了《联盟的战略概念》文件,提出了面向新世纪的战略,2002年北约布拉格峰会对其进行了调整补充。新战略概念的提出表明北约的军事角色开始发生转换,其任务由过去的防卫领土安全转变为保卫缔约国的共同利益,它以“维护集体利益”替代了自成立以来一直坚持的集体防御原则,意味着北约的防卫区域可以超越公约规定的范围扩展到自己认定的世界任何区域,这为北约东扩、俄乌冲突埋下了祸根。

  1998年5月2日,美国参议院正式批准北约东扩。当时,提出遏制苏联思路、94岁的乔治·凯南立刻做出了如下评论:“我认为这是一场新冷战的开端。我认为俄罗斯将慢慢做出相当不利的反应,这将影响他们的政策。”这位冷战理论创立者认为,这是美国在后冷战时期最灾难性的错误,不但助推俄罗斯反西方和军事化的舆论,对俄“民主发展”带来负面影响,还会重回冷战气氛,驱使俄外交政策走向我们不想要的方向。

  一语成谶的不止凯南。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很早便谈到,如果乌克兰要生存与发展,不应该在西方与东方间抉择、不应该成为一方反对另一方的“前哨”,而应该成为连接双方的“桥梁”,不应该加入北约。知名国际关系学者、写过《大国政治的悲剧》一书的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指出,美国历任总统都低估苏联解体后的反弹力量,自我破坏了当年北约不东扩的诺言,结果创造了一个与美国对着干的敌人。

  20多年来,北约并未考虑俄罗斯的安全关切,而是以“切香肠”的方式,一步步逼迫俄罗斯接受地缘政治的“新现实”,极度挤压和抽空俄罗斯的战略安全空间。俄罗斯一度“亲西方”甚至希望融入西方的“去冷战化”努力也最终宣告失败。事实证明,西方不需要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而只需要“支离破碎”的俄罗斯,而北约东扩可以压缩俄罗斯的“生存空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认为,美国自己创造了一个乌克兰危机,北约东扩造成俄罗斯内部民意强烈反弹,也使莫斯科在这个问题上与美国“死磕”,给欧洲带来巨大的裂痕。

  虚伪的双重人权标准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利用所谓“人权”“民主”进行“西化”“分化”战略由来已久。冷战后,美国进一步同其西方盟友举起“人道主义”干涉的大旗,不断在他国制造颜色革命,颠覆他国政权,其根本目的并不在于使这些国家改善人权状况,而是旨在建立由美西方领导下的世界秩序,维护霸权。

  细数一下,从1994年起,北约先后进行了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并深度介入了美国主导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和叙利亚战争。从中可以看出这些战争,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打着“自由民主”和“保护人权”的幌子,无视国际法,无视联合国的权威或滥用安理会决议,对别国内政进行政治军事干涉,强力推行西方民主价值观,把北约由一个防御性军事组织演变为一个进攻性军事集团。

  科索沃战争更是北约在未经联合国授权,没有法理依据的情况下,对一个主权国家发动的非法侵略战争。北约打着制止科索沃“人道主义灾难”的旗号,美国和北约以“人道主义干预”为借口,未经联合国授权,于1999年3月悍然发动科索沃战争,对南联盟军事和经济设施进行了长达78天的狂轰滥炸,迫使米洛舍维奇政权屈服,随后地面入侵科索沃,肢解南联盟。

  据估计,北约在南联盟投下的炸弹当量已数倍于美国在日本广岛所投原子弹的当量,给南联盟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近百万难民背井离乡,数百万人失业或失去生活来源。北约悍然轰炸我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造成馆舍严重破坏,三名记者罹难,20多人受伤,其严重违背战争或武装冲突中保护人权的国际人道主义法的原则和规则,至今仍欠中国人民一笔血债。

  北约试图将自己的意志凌驾于联合国之上,为西方谋取霸权,在其后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均印证了这一点。“9·11”事件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打着“反恐战争”的旗号入侵阿富汗。从那时起,这场近20年的冲突对阿富汗平民的生活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据美《财富》杂志报道,估计有7.5万名阿富汗军人和警察在直接战争中丧生,另有71334名平民死亡。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近1600名儿童在北约发动的空袭中丧生。《展望阿富汗日报》资深作家和政治分析家胡贾图拉·齐亚认为,北约领导的阿富汗特派团在“反恐战争”的叙事下肆意践踏了阿富汗人民的人权。

  美英联军2003年3月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也是未得到安理会授权的侵略战争。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拿着一罐不知名的白色粉末,制造了“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谎言。北约同样介入了伊拉克战争。从南联盟、伊拉克,到阿富汗、叙利亚,美国和北约用如出一辙的手法,给这些国家的人民带来了无尽的苦难。

  冷战思维正反噬北约国家 

  北约在冷战时期与冷战后的扩张,均为冷战化的思维模式所主导。北约能够延续至今,得益于欧洲地缘政治,美国能够主导欧洲的安全机制的秘密,在于美国这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能够利用俄罗斯与欧洲国家之间的历史积怨与现实利益冲突,这次俄乌冲突即是明证。只有制造危机,北约才有合法性。

  从更广角度而言,世界的动荡和不安,很大程度上源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固守冷战思维。站在历史错误一边的北约,其合法性早已荡然无存。单边主义、霸权政治、冷战思维早应被扔进故纸堆,世界政治格局向多极化发展才是大势所趋。以追求美国霸权地位为根本目的的冷战思维注定是一种短视的格局。

  在北约内部,德国、法国等欧盟国家与美国的利益诉求并不一致,不论是地缘政治还是经济能源合作,仅从天然气和粮食来看,欧洲国家已成为俄乌冲突最大的牺牲者。如果对俄制裁持续下去,欧洲大部分国家都将面对通货膨胀和民生的压力,而由此会引发的社会危机最终还要欧洲自己买单。

  俄乌冲突的症结在于北约东扩,理性的出路是抛弃旧有的冷战思维,珍视人类的未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聚焦全人类的安全关切,共同推动全球和平发展。

  (作者:王昱廷,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边疆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硕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