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近代史所韩志远:探秘吴哥


2019年02月22日 09:05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2月22日总第469期     作者:韩志远(近代史所)

                                                               ■吴哥窟                                              图片来源:CFP

  东南亚有一座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古迹,消失了数百年之后,19世纪中叶被一个法国人发现,而这个法国人是从13世纪末一个中国人的著作中获得线索的,从而使封尘了4个多世纪的一段历史昭示天下。这一承载着神秘历史文化的地方就是我国的近邻——柬埔寨的吴哥。

  以往的探秘故事,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套路——某个探险家发现了一幅藏宝图,从而按图索骥,找到宝藏。法国人亨利·穆奥也不例外,他也是通过藏宝图,追寻到稀世珍宝的。只不过,他借助的藏宝图是一部著作,即元代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

  周达观何许人也?他的《真腊风土记》记录了哪些重要内容,才会引领亨利·穆奥走进暹粒北部茫茫林海,发现了震惊世界的宝藏呢?首先需要我们了解的是周达观及其著作《真腊风土记》。

  据史籍记载,周达观是元代温州永嘉人,于元成宗元贞元年(1295)二月,跟随元朝使臣乘船从温州港南下赴真腊,即今柬埔寨,次年到达该国。而后,在真腊居住一年多。完成朝廷交付的任务后,于大德元年(1297)六月,返程回国,仍走海路抵达庆元(今浙江宁波)。周达观回到元朝后,将见闻著录于《真腊风土记》一书。此书的重要价值,在于记录了柬埔寨历史上古文明的巅峰——吴哥时代人们的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包括当时的都城、宫室、官属、教派、人物、服饰、物产、交通等,成为唯一存世的亲身见闻并记载柬埔寨吴哥时代历史的著作。该书不仅是研究元朝与吴哥王朝交往的重要资料,其中还讲述了航海用“行丁未针”“行坤申针”等,表明当时已启用罗盘定位指导航线的技术。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资料,为中外交流史册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作为一个从事元史研究的学人,由于专业使然,我对有关元代的历史资料较为关注。周达观所著《真腊风土记》一书,是治元史者案头必备之书,不知看过多少遍。钻研历史文献与实地考察相结合,是治史者获得真知灼见的基石。因此,对于我来说,去吴哥实地考察,一直是我的一个心愿。直到2017年7月底,我才有幸走进这个向往已久的地方——吴哥。

  从北京乘柬埔寨航空公司航班,4个多小时后就抵达柬埔寨西北部的第二大城市暹粒。虽说是第二大城市,但面积并不大,仅有一条公路,共设4个红绿灯。公交车也难以见到,人们出行常乘坐一种叫“突突”的交通工具。其实,这种所谓的出租车就是用一辆两轮摩托车拖着一个车厢,一次可乘坐4人。我曾花4美元乘“突突”到当地老市场参观,总感觉这种交通工具不太安全。

  吴哥位于暹粒市北部,距市区仅有6公里,古迹分布于方圆几百公里的森林里。我随身带着中国考古学泰斗夏鼐校注、中华书局出版的《真腊风土记》,第二天一早,迫不及待,直奔吴哥。目前,吴哥古迹分为小吴哥与大吴哥。我先从小吴哥参观,而后再游历大吴哥。

  小吴哥又称为吴哥寺、吴哥窟。站在寺外几十米远的高处眺望,这是一座长方形坐东朝西庭院式建筑群,中心位置高耸着五座金刚宝塔,类似北京的五塔寺。五塔并非比肩而立,稍矮的四塔,分据四隅,相距数十米,由廊道联结。中央宝塔指向云端,似乎“欲与天公试比高”。五塔之外,四周有围墙和廊道。在内墙之外,还有一道外墙和廊道环绕整个寺院。再外面是护城河,一道长堤横卧护城河上,是寺庙与外界沟通的桥梁。

  我沿着河堤,过护城河,从寺院围墙西大门进入院内,然后再通过内院墙和廊道过二道门,来到中心位置,这才发现院内还建有三层回廊环绕的方形祭坛。临近观看,小吴哥遗存的建筑都是巨石垒砌,错落有致,浑然天成。廊道和屋宇多无窗扉,原以为木质构造被风雨毁坏,后见有残留的石制窗栅,形状如同一串串算盘珠。墙壁上有不少精美的浮雕,大的约有数十米长,多为神灵造型及图案,有如鬼斧神工,令人叹为观止。排队登上一个加装扶手的宝塔,其险峻程度不亚于攀爬一座陡峭的山峰。目前,吴哥寺的五座宝塔造型,已成为柬埔寨的标志,并作为国旗的图案。

  大吴哥称吴哥王城,与小吴哥相距不远。原为吴哥王朝的都城,遗址为正方形,外有城墙和护城河,进城须通过桥梁,桥两侧排列有几十个神态各异的神灵雕像,每尊石雕像都很威严。正如周达观所说:“城之外皆巨壕,壕之上通衢大桥,桥之两旁,共有石神五十四枚,如石将军之状,甚巨而狞。”(《真腊风土记·城郭》)城墙四周开设有五座城门,南北西三面各设一座城门,而东面设有两座门。这也与周达观“有五门”,“唯东向开两门,余向开一门”等记载相吻合。城门不像中国的古城,建有门楼、瓮城,而类似江苏镇江的过街塔,进门须从塔下穿过。不同的是,镇江过街塔是藏传佛教的白塔,而大吴哥的城门塔,属于高棉风格的金刚宝塔。石头垒砌的塔身四面,雕刻着朝向四方的佛头,从任何角度都能注视到你。走进王城中央的巴戎寺,佛塔林立,其中一座宝塔引人注目,塔上的头像面带微笑,美貌异常,被人誉为“高棉的微笑”,有不少人聚集在此处照相留影。

  在吴哥遗址行走,你还会看到很多正在修复中的古迹。我曾参观一座名为周萨神庙的宏伟建筑,这是由中国出资,中国古建筑专家和工匠修复的。当年,周萨神庙因大面积坍塌毁坏,已面目皆非。为能使这座12世纪的古建筑恢复原貌,中国专家前后耗费了10年时间,周萨神庙遂得以重放异彩。据说,除周萨神庙之外,中国还参与了茶胶寺、崩密列等多处吴哥古迹的考古和修复工作。在异国他乡,为保护这座世界文化遗产,中国的古建专家们尽心竭力地奉献着。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吴哥世界遗产保护范围有401平方公里,在遗址范围内,随处可见参天大树和倒塌的建筑遗迹。森林树木与残垣断壁绞合在一起,形成意想不到的奇观。大树长在墙上和巨石之中,根须之长足以环抱几层楼,形成树抱石、根包墙的景观。成群超大的黑蝙蝠倒挂在巨树之上,或飞翔于天空,蔚为壮观。我有幸参观了电影《古墓丽影》的拍摄地——塔普伦寺遗址,此地树木怪异,或似鬼脸兽头,幽邃神秘,林深叶茂,遮天蔽日。常需手足并用,拨开密林枝蔓,行走在坍塌的巨石和残垣之上,真令人惊心动魄。在惋惜诸多古建筑坍塌之余,一种残缺之美,油然而生,使人无法忘怀。

  吴哥不仅属于柬埔寨,更是人类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此次吴哥之行,终生难忘。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