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经济所宋养琰:优雅并潇洒地老去


2019年02月22日 09:10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2月22日总第469期     作者:宋养琰(经济所)

  新的一年到了,倒计时,又减了一岁,我已是“90后”的老翁了!

  林语堂说过:“优雅地老去,也不失为一种美感。”所谓“优雅”,即优闲自得,端庄大方,雅致而不庸俗。老年人要老得其所,优雅是必要的,但光有“优雅”不够,还应有“潇洒”!潇洒者即人之精神风貌,言行举止,穿着打扮,都要落落大方,有韵味,有风趣,不拘谨,不拖拉!人老了,从岗位上退了下来,变成自由人,自当逍遥自在,洒脱自如。

  优雅和潇洒是人生经过岁月洗礼而沉淀下来的一种“气质”。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优雅和潇洒,是老年人一笔不菲的“无形资产”。

  诚然,优雅和潇洒都是以健康为前提的,关键要有一个健康的体魄。对我来说,作为经济学人,“老悠悠其久远兮,吾将优雅和潇洒而求索”。求索是我毕生爱好,不能因年老而舍弃,当然,也不能像年轻时“拼命三郎”那样无所顾忌。所以,在优雅和潇洒中求索,多年来始终如一,自在情理之中。

  我曾想:吾手写吾心,吾心有“真经”;“三观”言未尽,续作余兴存。信笔吐真情,逍遥话古今;忧乐随时运,不为无病吟。(“三观”指的是我的三本著作:《经济观》《改革观》《发展观》)

  人的一生有许多“赶不上”,我想当诗人,未赶上唐诗时代;我想当词人,未赶上宋词时代。改革开放时代,我赶上了,因而,我要当好一个名副其实的改革开放的战士。改革开放以来,我一直在自己的学术领域“打拼”,可以说,竭尽全力,日以继夜!如今,盘点个人的贡献,虽不能说绩效斐然,但学术成果还是丰硕的。秉实而言,我的17本著作正式出版,1000多篇论文在报刊上公开发表,网上还有3个不断刷新的专栏,都是在改革开放的时代中进行和完成的,其中大部分成果是在我离休后问世的。可以说,在我的所有著作和文章中的文字及其观点,都是公开的、透明的、坦荡的,可供任何人查考和评说。

  诗词是我国传统的高雅和潇洒的文体,到了晚年,诗词成了我的爱好。诗词是什么?我认为是心声,是心灵深处的外化。我很想学,因为它无疑会提升老年人的雅兴,但总学不好。行家说,还未入流,但学不好也要学。

  多年来,读书看报,玩手机,敲电脑,打台球,习书法等,都不可或缺地始终贯穿在我的日常生活中。

  离休后,漂洋过海,游览世界各地;在国内,跑遍东西南北中,饱览神州风光,乐此不疲,也是在优雅和潇洒中度过的。

  我总觉得,生活中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不是穷困,而是无聊,无所事事。人生价值,必须在辛苦、劳作和奋斗中去争取和实现。

  我是贫农的儿子,祖上三代文盲,按讲,生来的命运并不好!前人有言,命运之神在关闭一扇门时,又打开另一扇门。

  虽然我智商不高,能耐不大,作为不多,但时代赋予我的使命、重任,我还是勇于担当了!如今,扪心自问,对于革命事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用心了,我尽力了,我知足了,我无悔无愧了!

  我已94岁了,来日有多长?难以预料!我只能且自如地听其自然了!不管多久多长,我将继续在优雅而又潇洒中快乐地去面对。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