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近代史所赵云田:王庆成先生二三事


2019年03月01日 08:38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3月1日总第470期     作者:赵云田(近代史所)

  王庆成先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历史学家,曾任近代史所所长,中国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太平天国史研究会主席,第八、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我和王先生相识40年,在近代史所一起工作30余年。2018年8月,王先生不幸去世,噩耗传来,我无比悲痛,回想以往和先生相处的日子,许多事情不由得映入脑海,其中有些事尤其难忘。

  第一件是举办罗尔纲先生从事学术研究的有关纪念和庆祝活动。1986年是我国历史学家、太平天国史研究的奠基人罗尔纲先生从事学术活动60周年。王先生当时任近代史所副所长、北京太平天国历史研究会会长、《太平天国学刊》主编,我是研究会的秘书。在1985年举行的一次北京太平天国历史研究会常务理事和《太平天国学刊》编委的联席会议上,王先生提议要为罗老举行纪念和庆祝活动,获得与会者一致赞同。后来经过和罗老沟通,王先生又反复考虑,最后决定以编辑《太平天国学刊》专辑的方式以志纪念和庆祝。罗老对此深表赞同,希望同行们提供佳作。

  方案定下来以后,王先生请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胡绳,以及刘大年、黎澍两位领导写了祝贺文章。胡绳院长写的题目是“祝贺时的感想”,刘大年写的题目是“太平天国史学一大家”,黎澍写的题目是“罗尔纲同志从事学术活动六十年”。这三篇文章在专辑出版前,于《近代史研究》1986年第6期发表,在史学界产生了很好的影响。此外,王先生还约请国际上研究太平天国的知名学者,如美国的邓嗣禹、英国的柯文南、日本的小岛晋治、德国的施泰格等人写了研究性论文。国内的专家、学者以及近代史所太平天国史专家,也都写了专题论文。王先生写的题目是《关于“旨准颁行诏书总目”和太平天国印书诸问题》。专辑的内容,除上述提到的特稿、专题论文外,还有罗文起同志提供的罗老的照片和罗文起、于世明提供的罗老的著述目录。专辑总共收集27篇文章,1987年由中华书局出版。

  1991年1月28日,北京太平天国历史研究会和中国史学会、北京市历史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联合举行了“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40周年暨太平天国史专家罗尔纲先生90华诞学术座谈会”。据我所知,这次座谈会也是由王先生提议、几家单位的领导商议后决定举行的。出席会议的共23人,包括历史学家蔡美彪、张海鹏、李侃、龚书铎、马汝珩、龙盛运、贾熟村、朱东安等。座谈会上,王先生详细介绍了罗老的有关情况,以及这次会议的主旨,张海鹏先生则重点谈了如何推进太平天国史研究。

  上述有关举办罗尔纲先生从事学术研究的纪念和庆祝活动,反映了王先生对前辈学者的热爱、敬仰和尊重,实际上也是对学术发展的推进,体现了王先生在学术研究中高度的责任心。

  第二件是派我去南京参加中国社会史学术研讨会。1988年10月下旬的一天,我正在北京大学勺园宾馆参加第一届中国边疆史研讨会,突然接到王先生电话,要我立即返所。原来,王先生交给我一项任务,去南京参加第二届中国社会史学术研讨会。王先生嘱咐我说,在会上要拜访南开大学的冯尔康教授、山西大学的乔志强教授,向他们介绍近代史所的有关情况,听取他们的建议和意见。随后,王先生比较详细地向我讲了准备在近代史所筹组社会史研究室的设想。

  我知道,王先生对中国社会史有很深的研究。1947—1951年,王先生曾在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社会学系学习,为研究社会史打下了良好基础。在20世纪50年代,王先生还曾翻译、出版有关国外社会史的著作。此外,王先生曾任全国社会科学规划委员会中国近代史组组长,对中国近代史学科建设提出了很多新的构想,其中就有加强社会史研究一项。这说明,王先生很早就有在近代史所开辟新学科建设的考虑。另外,从客观上讲,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社会史研究开始复兴,冯尔康、乔志强等先生相继撰文,倡导开展社会史学术研究。1986年10月,在南开大学还举行了首届中国社会史学术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从学科的角度对社会史进行了讨论,把研究的视角指向人民大众的生活。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88年10月下旬,由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历史研究》编辑部等单位联合发起,在南京师范大学召开了第二届中国社会史学术研讨会。对学术研究非常敏锐的王先生,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但是,王先生当时承担着非常繁重的领导工作,没有时间与会,便委托我代他参加这次盛会。

  我立即前往南京参加第二届中国社会史学术研讨会,所幸赶上了开幕式。到了南京以后,在会议休息间隙,我先后拜见了冯尔康教授和乔志强教授,向他们转达了王先生的问候和考虑。两位教授都很热心,很畅快地谈了他们的建议,并要我转达对王先生的问候,期待今后加强和近代史所的学术交流与合作。乔志强教授还把新作赠送给我,使我非常感动。在全体大会上,我临时作了发言,就清代中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情况进行了简要介绍。不料会议还没结束,王先生又发来电报,要我立即回所参加职称评定。于是我又匆忙离开了南京。

  回到所里,我向王先生作了详细汇报,并把乔志强教授的新作拿给王先生看。王先生嘱咐我要认真看看这本书,并问我愿不愿意从事近代社会史研究。我说自己并不熟悉社会史,还是继续研究清代边疆史吧。王先生听后稍稍想了想说:“那也好。”

  王先生考虑在近代史所成立社会史研究室,最后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实现,但是,这反映了王先生对近代史所学科建设的思考和推动,反映了作为所领导对学术研究工作的担当和责任。至于会议没有结束就要我回所参加职称评定,更体现了一个领导者对于后学的体贴和关心。这些事至今回忆起来,依然令我十分感动。

  第三件是修改罗尔纲先生写的序言。据我所知,王先生曾经两次修改罗尔纲先生写的序言。一次是王先生著《太平天国的历史和思想》,1985年由中华书局出版。该书序言是罗老写的。罗老在序言中,就王先生的著作给予称赞,其中有这样的句子:“他细微的功夫,不下我国古代的经师……使他超越了前人。”王先生认为罗老这些赞扬的话是着力奖掖后进,而他自己则不敢接受,所以在该书出版前,没有经过罗老,而私下作了删除。

  另一次是修改“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的前言。“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是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领导李一氓交给的任务,由罗老和王先生共同担任主编。该书由“清方记载”“太平天国史料”“外人记载”三部分组成。“太平天国史料”部分主要由王先生负责。罗老在这部书的前言中,对王先生在海外发现的“天父圣旨”“天兄圣旨”给予高度赞扬,认为“这是太平天国文献一次十分重要的发现”,王先生“专研太平天国史,对太平天国文献了如指掌”。由于罗老去世时“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还没有出版,所以后来出版的时候,王先生就把罗老的前言作为前言一,冠于本书之首,同时删去了罗老所写的称赞自己的语句。

  王先生修改罗老前言对自己的赞扬部分,反映了王先生严于律己和不断努力的治学精神。即便是在今天,这种精神也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

  
责任编辑:王宁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 版权声明 京ICP备110138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